<address id="5b7vh"><nobr id="5b7vh"></nobr></address>

          <address id="5b7vh"><dfn id="5b7vh"><mark id="5b7vh"></mark></dfn></address>
          <sub id="5b7vh"></sub>
          <address id="5b7vh"><listing id="5b7vh"><menuitem id="5b7vh"></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5b7vh"></address>

            首頁 雜志概況 投稿須知 在線投稿 在線閱讀 征訂啟事 廣告服務 行業資訊 企業動態 資料中心  專訪報道 會展信息 ENGLISH

            尤小立教授:“世界一流大學”惹非議?口碑比排名更重要!

            來源:分析化學 閱讀數:114 時間:2020-10-13 09:09:06

            從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南京大學等高校相繼以不同表述宣布步入世界一流大學行列,以及由此引發媒體和公眾的議論,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二十幾天,相關熱度漸漸降低,“熱評”似乎也減少了許多。


            客觀地看,說“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大學”完全是“自評”的結果,當事高校有點冤枉。


            在整個評估過程中,各校也是在按照正常的評估程序走,而這一類的評估程序和機制是長期形成的,少有人提出過異議,只是因為這次牽涉到“世界一流”,專家組中又鮮見出自“世界一流”大學的成員,才讓媒體和公眾產生疑問,進而稱之為“自評”的。

              

            當然,“自評”的指向不止一方面。從另一方面看,“自評”也有對沒達到“世界一流”,卻自封為“世界一流”的暗諷。從這個角度說,一些高校當仁不讓、舍我其誰的姿態,確實令人產生急于在國內拔得頭籌的聯想。

              

            媒體、公眾之所以會稱之為“自評”,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們與大學管理者之間對“世界一流大學”的認知和衡量標準不同。


            簡言之,媒體、公眾主要關注大學的總體風貌、社會形象,從業人員和學生的文化修養、舉止做派等軟性標準,而在大學管理者的認知中,排名、量化的數據等硬性指標更為“科學”。


            近幾年,國內個別頂尖高校在諸多“世界大學排行榜”中的排名穩步上升,甚至高居二十幾名,加之每年的經費預算不僅遠超其他國內院校,與國際知名的大學相比也毫不遜色,這些“硬性指標”似乎就是符合“世界一流大學”特征的證明。


            但重視排名、依照排名的標準進行“對標”,這種“唯排名”傾向,不過是以前“重點中學”“重點班”意識的再現。而依據排名標準去制定發展策略,與“考什么內容就學什么”一樣,乃是“應試教育”概念的又一次延伸。它們秉持的都是急功近利的思維。

              

            “世界一流大學”不僅是基于硬性指標,也包括軟性的因素(如價值觀和管理)。


            筆者不反對有利于大學發展的適度競爭,但只講競爭,不講互敬、互助和謙讓,會直接影響到大學從業者和學生溫文爾雅品性的養成。


            在時下的大學中,“當仁不讓”“舍我其誰”“自我表彰”等原本不該屬于學者或大學從業者的氣質,在過度競爭下被變相地鼓勵。


            按照一些大學流行的“你自己的事自己都不積極爭取,誰替你爭取”的風氣,大學從業者和學生只能削尖腦袋去“爭”。個人“爭”資源、待遇,學校則“爭”名聲、地位,類似“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大學”的“自評”結論只是表現之一。


            從管理原則上說,管理者的職責之一是發現和提拔人才,要求師生為個人的地位和待遇到管理者那里去“爭”,恰恰表明管理者缺乏履行基本職責的認知和意識。這是管理缺位的表現。

              

            每年的諾貝爾獎揭曉之時,都讓人感嘆國內大學與研究機構在評獎機制上與“世界一流”水平有明顯差距。


            諾貝爾獎的“提名制”與國內流行的“申報制”有本質的區別。


            后者是在鼓勵“爭”,是將商場中的“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商品競爭原則直接運用到教育領域。而前者最大的不同,或者說好處是避免了學者“為獎而獎”和為了學術以外的名望、頭銜和待遇去“爭”的行為發生,這是從機制上杜絕功利主義。


            正因為超越了功利心,獲獎者才會在接到諾貝爾獎頒獎機構工作人員的電話通知時產生“意外的驚喜”。

              

            與管理者一樣,學術共同體中的專家也有發現同輩、后輩中的人才和有價值研究的責任。


            “提名制”要求專家了解學術的最新動態,關注同輩、后輩的研究狀況,這也就從機制上避免了失職、不履行義務的可能性。


            大學處于社會之中,影響社會的同時,也必須接受社會的監督和評判。


            媒體和公眾對于個別高校宣稱“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大學”定位的“非議”就體現了社會評判的犀利,它是“口碑”的反映。


            當然,媒體和公眾的眼睛不是任何時候都是“雪亮”的,但作為旁觀者,他們的眼睛常常表現出“雪亮”的特征。這次的“非議”就是一個證明。

              

            “非議”未必是壞事。


            它除了給當事者一個提醒以外,也表明在數字化生存和“泛教育”傾向初顯的時代,大學仍舊被社會所關注。有關注就表明有期望。如果哪一天大學的動向和舉措不再引發媒體和公眾的興趣,就意味著失去了期望,那要比“非議”更讓人悲嘆。

              

            對“世界一流大學”建設而言,硬件的提升并不難,難的是與之相匹配的軟件的改善??诒w現社會價值,管理的理念、原則和方式決定著優雅的養成,它們都是比排名、數據更重要的方面。


            作者 | 尤小立(蘇州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


            來源:科學網

            16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