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b7vh"><nobr id="5b7vh"></nobr></address>

          <address id="5b7vh"><dfn id="5b7vh"><mark id="5b7vh"></mark></dfn></address>
          <sub id="5b7vh"></sub>
          <address id="5b7vh"><listing id="5b7vh"><menuitem id="5b7vh"></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5b7vh"></address>

            首頁 雜志概況 投稿須知 在線投稿 在線閱讀 征訂啟事 廣告服務 行業資訊 企業動態 資料中心  專訪報道 會展信息 ENGLISH

            袁亞湘院士:科研立足應用,基礎科學研究必須有的放矢

            來源: 閱讀數:127 時間:2020-09-28 08:48:41

            “科學成就離不開精神支撐?!痹谌涨罢匍_的科學家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勉勵廣大科技工作者肩負起歷史賦予的科技創新重任,強調要大力弘揚科學家精神,并重點闡述了愛國精神和創新精神。

            近日,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科協副主席、中國科學院院士袁亞湘,接受專訪并分享了他對愛國精神和創新精神的理解。

            問:您是如何理解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加快科技創新的重大戰略意義?

            袁亞湘:總書記的講話體現黨中央對科技工作的高度重視和對科技工作者的殷切希望。作為基層一線的科研人員,我們應該更加刻苦努力地工作,把堅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貫徹到科研工作之中,把“四個面向”作為科研攻關的總目標和總方向,不斷攀登科學高峰。

            問:科學成就離不開精神支撐,科學家精神是科技工作者的寶貴精神財富。您認為我國科學家們具有什么樣的精神?科學家精神對于指引科學研究具有什么樣的價值?

            袁亞湘:我國老一輩科學家有著愛國、奉獻、追求真理、淡泊名利、勇攀科學高峰等精神氣質。在新時代,這種科學家精神正在我們的科學家群體中被重新喚起,越來越多的科學工作者開始自覺地繼承和弘揚這種寶貴的精神。

            科學研究是艱苦的、漫長的、孤獨的,要以全身心的專注之心與奉獻之心去刻苦鉆研,要經受住各種外在誘惑,要舍得投入自己的全部時間與精力。因此,即使一個人有非凡的智力天賦,但他缺少對人類、對民族國家的情懷大愛,他是無法長期忍耐鉆研之苦的,他也無法探取科學寶藏。

            問:總書記對科學人才的工作非常重視,他認為國家科技創新力的根本源泉在于人。那您認為如何才能面向世界匯聚一流人才,吸引海外高端人才?同時,我們又將如何有效鼓勵科技工作者專注于自己的科研事業?

            袁亞湘:讓專注于科研事業的科研人員得到應有的承認和待遇,不要過分把“帽子”和待遇掛鉤。

            科技競爭重要的是人才的競爭。對于基礎研究,關鍵是營造一個適合廣大科研人員潛心研究的良好的科研環境和濃厚的學術氛圍。只有把科研環境和學術氛圍搞好,讓已有人才能安心、舒心、潛心工作,給他們提供施展才能的舞臺,形成一個人盡其才、人人都有用武之處的局面,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吸引到高端人才,匯聚到優秀人才。

            問:總書記強調,希望廣大科學家和科技工作者“堅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不斷向科學技術廣度和深度進軍”。您是如何理解這“四個面向”的?

            袁亞湘:“四個面向”中,“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強調的是中國科技工作者必須擁有“人類”視野,必須立足“全人類”的立場,這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的具體體現,展現了中國科學家對于全人類發展的擔當精神。

            “面向經濟主戰場與面向國家重大需求,”強調的是中國科技工作者必須擁有強烈的問題意識和目標意識。我們的科研必須立足應用,我們的基礎科學研究必須有的放矢,要為全面深化改革服務,要為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服務,這是新時代科學工作者的任務和使命。

            “面向人民生命健康”體現了新時代“以人民為中心”的深刻思想。中國科學家必須有為人民服務的精神,必須將人的生命安全放在一切科研的首要地位。這是中國科學家“仁愛”情懷的展現。

            問:近日,您參加了第十六屆中國科技期刊發展論壇。本屆論壇聚焦科技期刊生態圈,在您看來,什么才是好的科技生態?

            袁亞湘:作為科技工作者理想的“好生態”,就是廣大的科技人員把自己大部分精力用在科研上,能夠安心、潛心、舒心的做研究,以追求發現規律、證明定理、提出方法、解決問題作為最高的宗旨,而不僅僅是看表面的文章和獎項。

            問:我國目前的科技期刊和十年前相比,在國際影響力方面有著怎樣的變化?未來十年,您對我國科技期刊又有哪些期待?

            袁亞湘:隨著中國科學技術的不斷提升,中國科技期刊的國際影響力跟十年前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十年前,中國大部分科技期刊在國際上的知名度較低。這十年,中國科技期刊的各種指標、影響力、吸引外部稿源等多個方面的國際地位都有顯著進步,而且進步的速度越來越快。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目前英語使用廣泛,我們大多用英文寫論文,國際科技期刊多為英文雜志。但回望歷史,牛頓寫論文用拉丁文,那時候的科學家應該不會想到20世紀英語會取代拉丁文變成科技世界通用語言。所以我們可以大膽想象,而且有這個信心,將來也許不是十年,可能是五十年、一百年之后,世界各地的人都學習中文,因為那時候最好的期刊是中文雜志。

            來源 | 人民網

            16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