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b7vh"><nobr id="5b7vh"></nobr></address>

          <address id="5b7vh"><dfn id="5b7vh"><mark id="5b7vh"></mark></dfn></address>
          <sub id="5b7vh"></sub>
          <address id="5b7vh"><listing id="5b7vh"><menuitem id="5b7vh"></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5b7vh"></address>

            首頁 雜志概況 投稿須知 在線投稿 在線閱讀 征訂啟事 廣告服務 行業資訊 企業動態 資料中心  專訪報道 會展信息 ENGLISH

            韓啟德院士:疫情呼喚加強科學文化建設

            來源:分析化學 閱讀數:459 時間:2020-06-04 08:28:45

            一直以來,科學文化建設跟不上科技發展的步伐,公民科學素質整體水平不高,是我國科技創新發展的“短板”,也是在這次大疫中出現一些非理性行為的根本原因。


            這次疫情不僅催發醫療衛生等領域的重大科技創新需求,也給我國進一步加強科學文化建設帶來了新機遇和新挑戰。


            6月3日,由中國科協和北京大學共同支持,中國科協北京大學科學文化研究院、中國科協創新戰略研究院、北京大學科學技術與醫學史系共同主辦的第二屆中國科學文化論壇在中國科技會堂召開。


            本文為中國科協名譽主席、中國科學院院士韓啟德在論壇中的發言,旨在探討抗疫與科學文化建設的努力方向。


            新冠疫情的突襲和挑戰,給人類又出了一道世紀課題。


            社會與生活實踐是最豐富的課堂。我們對什么是科學文化、科學文化如何影響科學技術與社會發展、我們科學文化建設的短板在哪里、怎樣來加強科學文化建設等等一系列問題,都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和體會。


            結合今天的報告,我談一點體會。


            韓啟德院士


            第一,這次新冠疫情使我們更加體會到科學的力量


            科學技術的進步在這次新冠疫情防控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巨大力量。


            比如:曾經作為高端技術的CT影像診斷成為這次新冠疫情中每個病人與疑似病人的必須檢查手段,人工智能參與讀片大大提高了效率與準確率。


            又如,新冠疫情伊始,科學家們迅速分離病毒,完成基因測序,鎖定致病原,并第一時間提供核酸檢測方法與試劑,檢測面大幅提高。


            再如,先進的信息技術使流行病學調查效率大大提高,迅速鎖定新增與疑似病例和密切接觸者,網絡健康卡的建立與使用進一步保證了健康人群的安全與流動,大數據技術應用提高了疫情趨勢預判的可靠性。


            還有,病毒分子遺傳學研究使追蹤新冠病毒來源和隨時判斷病毒有否突變成為可能,最新分子生物學技術加快了疫苗研發進度,并有可能發明更加高效的疫苗與有效治療藥物。


            本次疫情中也顯示出中國科學的飛速進步。在我國發現不明原因嚴重肺炎病人后,中國科學家僅用一周時間就分離出致病病毒,準確測出它的基因序列。與2003年發生非典疫情時相比,這樣的水平與效率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我國科學家迅速獲得原創性的重大研究成果,例如西湖大學、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清華大學等團隊很快揭示人體ACE2的全長蛋白結構以及與新冠病毒S蛋白受體結合結構域的復合物結構;北京大學、中國科學院、清華大學等團隊利用單細胞測序技術篩選出新冠有效抗體;多個團隊迅速啟動疫苗研發,并在短時間內進入臨床試驗并獲得現階段成功,等等。


            此外,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我國能堅定不移采取自己的抗疫方針,這背后不可或缺的是我們自己強大科研力量提供的決策基礎。


            這次新冠疫情中科學的巨大力量提示我們:弘揚科學文化首先是要相信科學,敬重科學,熱愛科學,讓科學享有崇高的地位。


            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科學并不是萬能的,科學在新冠面前也表現出很多無奈。


            例如:疫情發生至今,對新冠重癥患者仍然還沒有確定有效的治療手段;還缺乏預判病情轉歸的實驗室指標;還存在核酸檢測的準確性與“回陽”意義的判斷問題;還不能肯定潛伏期傳染性的強弱;


            對及時發現無癥狀患者還缺乏高效率的辦法;還不明確新冠感染后所獲抗體能持續多長時間;對病毒是否會發生,以及什么時候可能發生引起致病性重大變化的突變還不能預測;


            對是否能很快研發出有效而安全的疫苗與藥物,還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對新冠病毒的起源、演化和中間宿主的了解還不完全……


            當我們面臨那么多未知和未能時,當我們的研究結果被證明是錯誤的時候,我們更加明白了科學不是上帝,科學不能解決所有問題,科學不等于正確,科學恰恰是在不斷證偽中發展的。


            但與此同時,我們又堅信科學終能不斷解開未知的奧秘。


            比如,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和廣泛應用,人類一定能建立起從動物到人群的新發傳染病的預警系統;


            一定能研發出更加準確與快速的病原體感染檢測方法;


            一定能采用更加完善的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從而更加準確預測傳染病發展走向并指導抗疫;


            也一定能研發出有效疫苗和有效治療藥物。


            可以說,科學既給了我們力量與信心,也告訴我們人類對自然和自身的探索沒有止境。


            第二,通過這次疫情,我們更加體會科學文化的核心是科學精神,而科學精神就是優秀科學家的精神


            疫情中,中外優秀科學家表現出求真、唯實、創新、批判、包容的科學精神。


            不少西方科學家擺脫意識形態和政治的束縛,尊重事實,追求真理。


            如:美國霍普金斯大學堅持每天如實發布美國疫情數據;美國國家過敏癥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當面向特朗普總統直言陳述新冠病毒的危害;法國巴斯德研究所追溯歐洲新冠疫情來源并發布與政客們相悖的研究結果。


            當疫情來襲時,中國廣大科技工作者即刻懷著巨大的激情投入戰斗,無私奉獻,體現出中國科學家特有的家國情懷。國家疾控中心在輿論壓力下,帶領全國各地疾控人員“逆行”武漢,冒死把病毒“限制在”疫區;武漢病毒研究所全體工作人員連續幾個月夜以繼日地奮戰,交出一份滿滿當當的工作日程表與成績表。


            但是這次疫情也暴露出我國科學家群體在科學文化上不足的一面。


            例如在有些關鍵時刻未能挺身而出堅持自己的科學主張,維護科學的尊嚴。


            又如,科研協作精神不夠。臨床藥物試驗沒有統籌規劃,很多項目同時展開,各行其是,結果造成臨床病例數不足,不能得出理想的結論,在世衛組織專家組提出瑞德西韋試驗中表現出的這個問題后情況依然沒有大的改進,使好幾項本來可以得出結論的臨床研究痛失良機。


            再如,我們的創新精神仍然不夠。疫情發生后成千上萬的研究項目上馬,但出現大量低水平重復研究,真正具有原創性、顛覆性或能解決實際問題的研究還不多。當然,這與我們的創新能力不足也有關系。


            科學要靠長期的積累,關鍵時刻能不能沖得上去,要看已有的研究基礎,靠臨陣磨槍是不行的。


            最后,我們國家的科技政策過于強調實用與短期效應,對基礎研究重視和投入嚴重不足,也間接縱容了急功近利的學術風氣。這些不足都值得我們進一步反思和總結。


            科學文化是由科學共同體圍繞科學活動所形成的一套價值體系、思維方式、制度約束、行為準則和社會規范。


            科學文化的核心是科學精神,而科學精神的精髓在于追求真理、實事求是、理性質疑、實證以及對結論的普遍性、確定性要求。科學家對科學的態度以及在科學研究中的所作所為是形成科學文化的決定因素。


            所以我們科技工作者一定要增強責任感,帶頭弘揚科學精神,做科學文化建設的實踐者、促進者、引領者。


            在當前信息技術與社交傳媒飛速發展的情況下,我們科學家要擔起科學傳播的責任,恪守科學規范,謙卑謹慎,不講超越自己專業知識的話,不放大“一知半解”的理解,傳遞正能量、傳播正確的科學知識,正確引導輿論導向,在防控疫病流行的同時,防止“信息流行?。╥nfodemic)”的發生。


            第三,通過這次疫情,我們更加體會加強公眾科學普及工作,在全社會弘揚科學文化的迫切性


            這次疫情已經成為一場深入全民的科普教育和健康教育。


            疫情肆虐,生命受到威脅,廣大群眾對公共衛生與健康空前關切。許多百姓第一次獲知病毒究竟是什么,冠狀病毒通過什么途徑傳染,從而自覺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疫情嚴重時嚴格遵守居家防疫規定。


            群眾感受到亂食野生動物的危害,對建立良好生活習慣,維護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有了更加深切的體會。群眾對疫苗的認識迅速提高,當疫苗研制進入一期、二期臨床試驗時有不少人踴躍參加志愿者隊伍。


            一場疫情也檢測了我國公眾的科學素養。


            當網絡讓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一個信息源時,我們看到,個人情緒的宣泄常常壓過了對基本事實的尊重和理性思考;一些違反科學常理的謠言有時得以大肆泛濫。


            這只能毒化社會空氣,消蝕現代社會應有的人心共識,不利于社會的穩定和進步。


            更加令人痛心的是科學家在網上遭受無端“圍毆”。當我們的科學家們在為防控新冠疫情忘我工作、攻堅克難之時,卻要面對來自網絡的流言蜚語和罔顧事實的指責。


            我們呼吁:建設科學文化,需要全社會對科學的理解與尊重,需要對科學家的理解、尊重與寬容。要保證科學技術專業機構在自己職責范圍內開展工作和行使職權,保持它們的獨立性與權威性。


            同志們:


            科學文化是科學技術的土壤,是科學技術發展與創新的基礎,也是加強社會理性、提高公民素養和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舉措,還是世界各國跨文化交流過程中取得共識的基礎。


            由于歷史和其他種種原因,我國科學文化相對落后,已經成為當前我國科學技術自主創新和健康發展的重要制約因素。


            這次新冠疫情對我國科學文化建設是一次重要檢驗,讓我們進一步找到問題和短板所在,提高了對科學文化建設的自覺性和積極性,將大大促進我國科學文化建設。


            我們要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更加積極進取,有所作為,動員廣大科技工作者以身作則,弘揚科學精神,帶動全社會把科學文化建設提高到新水平。


            來源:科學網

            168彩票